第30章 第30章

    从超市收银台付完钱,再到坐电动车回到好再来饭馆。沈落梅都对林黛玉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黛玉见她有话想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主动在她停好电瓶车准备把东西提着进屋的时候,问沈落梅:“妈妈,你是不是因为我和小茹教练起争执的事情,所以才来接我的?”其实林黛玉都不用问,如果不是张茹茗跟她说,即便是沈落梅想来接人,也不会提前一个小时。

    “你跟教练吵架了啊。她是真心对你的,虽然你现在还小,但你有时候也可以站在她的位置看下问题。她对你的期望,不比妈妈对你的少。”大人们总是会以我是为你好而作为开头要求孩子们理解自己。

    沈落梅很难界定张茹茗和她女儿两个人吵了一架,这件事情是她们谁错谁对。

    她只知道与其让林黛玉将烦心的事情放在心里藏着,还不如让她对着自己释放出来。

    她虽喜欢红楼梦里的林黛玉的品性以及才情,但却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像她一样郁结于心气不顺身体也跟着变差。

    沈落梅希望林黛玉可以将自己当成一个垃圾桶,随时随地跟自己宣泄她的坏情绪。

    “你心里有什么委屈憋屈的地方,你都可以跟我讲。我虽然忙着赚钱,但是你的心理健康对我也很重要。现在也不是说像之前那样养个小孩只用管她吃穿不愁就够了。”

    “妈妈你放心,我们已经和平解决了这个问题。她也答应了我会尽量少提天才天赋这个词语。只是最近身边的人发生的事情,让我的心绪乱了。从开始训练花滑到现在加练,我有点迷茫了。”她到底适不适合练习花滑,她当初只是喜欢在冰场上的感觉。而现在却是把上冰当成一种负担了。

    沈落梅听她这么一说就知道她还在为夏栀的事情担心,以及肯定张茹茗把压力给到小孩了。

    林黛玉想的太多了,事事为人在前,自己把自己放在后面。

    “夏栀的事情已经是板上钉钉了,你们想再多都没有用。可你学习花滑的事情还有的商量。你若是觉得难受,那我们便不去了。”沈落梅可不像张茹茗那样在意浪费天赋这种东西,她在意的是林黛玉的开心快乐。

    如果林黛玉喜欢花样滑冰这项运动,哪怕她一辈子都出不了成绩。他们夫妻也愿意一辈子供她滑下去。

    “额,倒也还没有难受到要放弃这个地步。只是跳跃了好多次,但还是落地不稳,心态有些不平衡。好像不是一直跳就能跳出成绩那样。我也不能说的很清楚,就这样吧,我接着试试。”林黛玉不是那种半途而废的人,尽管沈落梅给了她台阶下,但是林黛玉还是想迎难而上。

    “你遇到瓶颈啦?”沈落梅即使知道她的问题在哪,但也跟林黛玉一样无解。

    还没等黛玉回答是或不是,她就给出了她的建议:“要不你再看看你的花滑启蒙选手,羽生洁弦的比赛视频。或者看他的纪录片,学习一下榜样是如何坚持下去的。他待机时间超长,在冰上滑了二十年之久。”

    “羽生洁弦?”林黛玉对这位选手是陌生的。

    “对啊,他是世界级的花样滑冰选手。基本上与花滑有关的所有奖项都被他包揽过。你当时不就是看了人家的比赛惊为天人,嚷嚷着要跟他一样学习花滑。以后还要跟他同台竞技。”

    经沈落梅这么详细一说,林黛玉知道了这位启蒙选手是原来的小黛玉喜欢的选手。

    也正因为小黛玉喜欢,她自己才可以学习花滑。也不知道小黛玉现在在书里过得如何,能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让自己过的更好一点。

    互换人生的预言梦之后,林黛玉一直在等待可以再换回来的那一刻。

    为了不虚度小黛玉的人生,她会努力的朝着小黛黛喜欢的花滑选手的方向前进的。

    “花滑比赛里男单跟男单比,女单跟女单比。或许同台竞技的可能性不太大,参加同一场比赛的几率还是存在的。”

    “你有个榜样力量也好,也省的你跟个没头苍蝇一样找不到方向。多看看人家优秀的运动员是如何平衡生活以及热爱的花滑的。内心强大了,才是真的强大。”尽管沈落梅也不是很了解羽生洁弦的具体情况,但人家能坚持喜爱一项运动,并且努力做到极致,成为这一领域的代名词。

    提起花滑就能想到他,这一点值得任何人敬佩。

    “我会好好向他学习的,学习他的坚持。”

    沈落梅今日异常的忙碌,从调解女儿与张茹茗之间的矛盾,到跟周雨韵交流再转为跟谌霂霖短信交流。

    孩子你平时都是几点吃晚饭?

    沈阿姨,我一般都是练完钢琴再吃,七点吧。或者如果饿的早了,回家就先吃点零食。

    你这样不行,吃饭时间太晚了。我跟你说,你现在一定要好好吃饭。什么补品都没有食补来的快。这样吧,我也不想耽误你练钢琴,你就跟老师商量一下,六点再开始练。我尽量在六点之前把你的饭做好。

    林同学,不和我一起吃吗?

    如果你能接受这个时间段的话,我想她应该也来得及吃完饭去冰场训练。一样跟教练商量一下六点开始训练。

    我可以接受。我让我妈妈跟林老师商量。如果让他一个人在好再来吃饭,跟他一个人在家吃饭有什么区别,不过是换个地方吃饭罢了。

    那好,你还有什么爱吃的和不爱吃的菜吗,我记住你的禁忌。比如我们家黛黛就不是很喜欢吃配菜,葱姜蒜这些。

    阿姨,我不挑食的,您做什么,我就吃什么。

    好孩子,阿姨一定想办法把你的身体调理好。

    当沈落梅在翌日全家人一起吃早饭的时候将她接了这个单子的事情告诉父女俩的时候,他们的态度完全相反。

    “那妈妈你答应给谌霂霖做饭了吗,他有一点点可怜,要不你还是答应了吧?”

    “给他做饭没问题,问题是你怎么能在人家妈妈面前夸下海口说可以让她家小孩脱离营养不良的状态啊?”谌霂霖他爸是医生都不能保证小孩子不生病,他林迁只是个厨子,还能包治百病啊。

    “黛黛可以跟他一起吃啊。老让咱们家闺女在外面吃也不是会事。你知道别人用的油好不好啊,菜新鲜不新鲜啊。还是我们自己做的给孩子吃的放心。”沈落梅也不单单只是为了别人家的小孩,她家黛黛现在的情况基本上跟谌霂霖差不多。唯一强点的就是周末,他们会给孩子加餐。

    如周雨韵所说两个孩子吃的更多,还能攀比着抢着菜吃。

    至于帮谌霂霖治病这一说,她不过是随口那么一言,当真的怕不是只有她这个傻老公,“还有啊,我就那么一个客套话。你还真当真啦。而且,他多吃未必不会胖起来啊。胖了不就代表营养跟得上了。”

    “有一种胖,叫虚胖。即使身体外面胖了,但内里依旧很虚。肩不能扛,手不能提。我建议周老师给谌霂霖报个什么跆拳道空手道啊这种可以锻炼身体的课外班。也省的他整天坐在那里不运动。”林迁可不认为光补就能够的,他家女儿运动量大才吃的多。

    谌霂霖即便是吃的多了,但他消化不了,变成一身肥肉也不行啊。

    “运动这话我已经跟周老师提过了。关于让不让谌霂霖来我们家吃饭的问题,我们投票表决吧。”沈落梅给了林黛玉一个眼神,示意她配合自己。

    “支持就举手,反对就将手放下。”语毕,她第一个将手举的高高的。

    林迁想的更长远一些,他担心没把别人家小孩给养好,反而落得别人家长的埋怨。

    沈落梅这是好心办坏事。

    他对着林黛玉光明正大的拉票,朝着她不停的摇头。

    林黛玉看见林迁的脑袋跟拨浪鼓一样摇来摇去,又想到了谌霂霖昏迷时的那张脸。

    她到底还是心软了。

    顺着沈落梅的心思,举起了手。

    “哈哈哈,二对一。林迁林大厨,你就认命吧。”

    “每天的菜单全由你安排,我不参与他们饮食的营养搭配。要是你最后没把这小子养的白白胖胖的,别说我厨艺不精就好。”他这么说也算是变相的支持了她们母女俩的决定。

    即使两个人住的是同一个小区,但谌霂霖已经很久没有跟林黛玉坐上同一辆公交车了。

    这次他们俩因为去同一个地方吃饭所以再度坐上了一辆公车,谌霂霖还犹豫着要不要上前去跟林黛玉道谢。公交车就陆陆续续上满了人,他在人群夹缝中,也很难与其对话了。

    等他们到站下车的时候,林黛玉依旧没有发现谌霂霖还在她后面。很快的就穿过马路,背着书包去她爸妈的店里了。

    谌霂霖站在斑马线上,看着对面的绿灯还有几秒很快就要变红了。他叹了口气,转身先回小区把书包放下再去好再来。

    等谌霂霖来到好再来门口的时候,离玻璃门不远的地方放着一个红色的大盆。

    盆子里装着活着的龙虾在那里爬来爬去,有几只顺着盆的边缘慢慢往上爬,企图要从盆里爬到地上找寻自由。

    谌霂霖还没怎么见过活着的小龙虾,一时兴起,就蹲在那边看它们为了自由不懈努力。

    他也是孩子心性,没有在龙虾第一时间反抗的时候就把它推到盆底,而是等到别人差不多快要登顶了,他再伸出一根手指对准龙虾的头将它无情的退下去。

    当林黛玉一手拿着圆型的饭菜罩子,一手拿着用来限制龙虾自由的一次性筷子,从屋内走出来的时候,就看见谌霂霖蹲在那边逗龙虾玩的画面。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