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顶点小说网>书库>科幻灵异>重生之山村小村长> 第三百二十五章 草方格子

第三百二十五章 草方格子

    江宇去年第一批出口拉杆箱,前后做了九万多只,一个拉杆箱的利润平均在一百三到一百四之间,实现纯利润一千二百多万元,这是他第二次去广交会前所有生意里最大的一笔利润。

    其余就是鞋和背包了,从威来鞋业开业截止到今年五一,鞋和背包的产量都达到了百万级别的标准, 也是产生了五百万的利润。

    剩下的大头就是松阳自行车厂的分红,有一百五十多万,最后就是石场车队的利润,三四十万。

    合计有一千九百多万。

    他买商标花了三百万,再加上投资办厂和入股花去了二百多万。

    他自己的账户上现在还有一千三四百万。

    这还不包括今年广交会签下的第二代拉杆箱一笔结算后的收入。

    在八六年,这个数目说是大老板可也够格了, 太够格了。

    “你真的是大老板?”

    江宇摇头:“你别听我战友胡说八道,你看我像大老板吗?”

    当然不像了, 大老板哪有这样的?

    阿古拉摇头。

    “其实我勉强算是个大老板。”

    江宇不能否认自己不是老板,有他支持,汪文标承包盐场的把握就会加大几分。

    “真的假的?那你是干什么的?”

    “做鞋的,电视里有个饮过风咽过沙的广告,看过没有?”

    “看过!”

    “那就是我们厂的产品。”

    “真的?”阿古拉把目光转向汪文标。

    “是真的!我前些日子在京城,跟着京城一个干批发的老板去过他们厂子,他们不但生产鞋,还生产拉杆箱。”

    阿古拉长出了一口气。

    这确实应该算是一个大老板了。

    产品广告都做到央视了,当然算大老板了。

    想不到汪文标这小子还有一个这样的战友,怪不得他有底气承包盐场了。

    这么一想,阿古拉就知道自己该怎么选择了。

    “汪文标!你的计划书很有见地,我觉得如果把盐场交给你,你一定会把盐场发扬光大的。”

    阿古拉没有再说什么,骑着三轮子就回去。

    当天下午,在盐场会议上,他就把那份计划书拿了出来,开始讨论把盐场承包给一个不是盐场的人的可能性。

    在阿古拉开会的时候, 江宇和汪文标则来到沙坝土村外不远的沙漠里。

    临走的时候江宇让汪文标找来一捆稻草扛着。

    别说,在这里找到一捆稻草还真不是容易的事情。

    汪文标走了好几家,好不容易找来了一捆稻草。

    他不知道江宇要稻草干什么?

    “我估计你承包盐场的事情基本上有一半儿的可能了,下一步我就教你怎么样在沙漠里能栽活树。”

    汪文标拎着稻草,江宇扛着铁锹,两人就走进了沙漠。

    “好!就这里吧!”他用铁锹把脚下的沙子平了平。

    “把稻草给我。”

    江宇接过稻草捆打开,抓起几根稻草平放在他刚才整理过的沙子上。

    江宇拎起铁锹把铁锹刃抵在稻草的中央位置,然后用力下压。

    随着力量的加大,铁锹插入沙子里,铁锹刃下的稻草也被生生地插进沙子里。

    待江宇感觉深浅差不多了,就把铁锹抽了出来。

    这样那几根稻草因为中间受外力的挤压插进了沙子里,稻草的尾部和头部就翘了起来,矗立在沙子上。

    汪文标不明白江宇在干什么,只是在一边儿看。

    江宇紧贴着刚才是那一绺稻草又插进沙子一绺草。

    如此反复几分钟后,江宇就用这一捆稻草在沙漠上搭了两个紧挨在一起,大约七十厘米乘七十厘米的方格子,

    “看清楚这些方格子是怎么形成的了吗?”

    “你这是啥意思?你看我像白痴吗?连这个我都看不清楚,那我还活着干什么?你弄这格子干什么?”

    “固沙!”

    “用它固沙?这是不是有点儿扯了?以前那么大一片胡杨林都阻挡不住风沙,你弄这么几根稻草就要阻挡风沙?”

    “你不信?沙漠里沙子危害性最大的就是流沙, 沙子流动起来,什么都能给你埋起来,我们要想修路就的栽树,要想栽树就得治沙,而要治沙必须得先固沙,就是这套流程。”

    这套流程可是上一世亿力公司用血和泪总结出来的。

    “而这个草方格就是固沙的利器,不过这两个草方格确实不好干什么,数量太少了,但要是这草方格多了呢?比如这一片沙漠我全部弄成这样的草方格,沙子还往哪里跑?”

    “就这么十几公分高的稻草能挡住沙子。”

    “我说能就能!”

    这个方法被经过千万次的证明,是最行之有效也是成本最低的固沙方法。

    没理由到江宇手里就不好使了。

    上一世,亿力集体最开始用这种方格固沙的材料是树枝条,这可比稻草的成本高多了。

    “这些草方格不但能固沙,在里面还可以种东西。”

    “种东西?种什么?”

    “种草!就是你们这沙漠里比较常见的甘草。”

    甘草在沙漠里确实常见,还能挖出来卖钱,这里的牧民都知道。

    “你知道种一颗甘草能治理和改造多少沙漠吗?”

    “甘草能治理和改造沙漠?”

    “你看!你这种生长在沙漠里的人,哪怕天天能看到甘草,你对它也没什么了解,我告诉你!一颗甘草能治理和改造三到五平方米的沙漠,而且甘草还是一种药材,你如果把甘草种成规模了,将来你卖药材就是一笔很大的收入。”

    汪文标有点儿听傻了:“这是真的?一颗甘草能改造3~5㎡的沙漠?”

    “你觉得我会忽悠你吗?”

    “可是我现在还是非常怀疑这草方格能不能固沙?”

    “反正你们这里风沙大,现在没有,说不定一会儿就来了,咱们在这里坐着等一会儿,等风沙来了现场实验不就知道了吗。”

    江宇这话说完都没超过十分钟,平地一阵风起,风沙就开始肆虐起来。

    汪文标就爬在那两个草方格前,看风从草方格间吹过。

    “哎!可就是啊,风沙全部被稻草挡住了,好像真的管用。”

    “不是好像管用,是非常管用。”

    汪文标兴奋了,在沙漠里生长的人自然明白,沙子只要不流动了意味着什么。

    江宇去年第一批出口拉杆箱,前后做了九万多只,一个拉杆箱的利润平均在一百三到一百四之间,实现纯利润一千二百多万元,这是他第二次去广交会前所有生意里最大的一笔利润。

    其余就是鞋和背包了,从威来鞋业开业截止到今年五一,鞋和背包的产量都达到了百万级别的标准, 也是产生了五百万的利润。

    剩下的大头就是松阳自行车厂的分红,有一百五十多万,最后就是石场车队的利润,三四十万。

    合计有一千九百多万。

    他买商标花了三百万,再加上投资办厂和入股花去了二百多万。

    他自己的账户上现在还有一千三四百万。

    这还不包括今年广交会签下的第二代拉杆箱一笔结算后的收入。

    在八六年,这个数目说是大老板可也够格了, 太够格了。

    “你真的是大老板?”

    江宇摇头:“你别听我战友胡说八道,你看我像大老板吗?”

    当然不像了, 大老板哪有这样的?

    阿古拉摇头。

    “其实我勉强算是个大老板。”

    江宇不能否认自己不是老板,有他支持,汪文标承包盐场的把握就会加大几分。

    “真的假的?那你是干什么的?”

    “做鞋的,电视里有个饮过风咽过沙的广告,看过没有?”

    “看过!”

    “那就是我们厂的产品。”

    “真的?”阿古拉把目光转向汪文标。

    “是真的!我前些日子在京城,跟着京城一个干批发的老板去过他们厂子,他们不但生产鞋,还生产拉杆箱。”

    阿古拉长出了一口气。

    这确实应该算是一个大老板了。

    产品广告都做到央视了,当然算大老板了。

    想不到汪文标这小子还有一个这样的战友,怪不得他有底气承包盐场了。

    这么一想,阿古拉就知道自己该怎么选择了。

    “汪文标!你的计划书很有见地,我觉得如果把盐场交给你,你一定会把盐场发扬光大的。”

    阿古拉没有再说什么,骑着三轮子就回去。

    当天下午,在盐场会议上,他就把那份计划书拿了出来,开始讨论把盐场承包给一个不是盐场的人的可能性。

    在阿古拉开会的时候, 江宇和汪文标则来到沙坝土村外不远的沙漠里。

    临走的时候江宇让汪文标找来一捆稻草扛着。

    别说,在这里找到一捆稻草还真不是容易的事情。

    汪文标走了好几家,好不容易找来了一捆稻草。

    他不知道江宇要稻草干什么?

    “我估计你承包盐场的事情基本上有一半儿的可能了,下一步我就教你怎么样在沙漠里能栽活树。”

    汪文标拎着稻草,江宇扛着铁锹,两人就走进了沙漠。

    “好!就这里吧!”他用铁锹把脚下的沙子平了平。

    “把稻草给我。”

    江宇接过稻草捆打开,抓起几根稻草平放在他刚才整理过的沙子上。

    江宇拎起铁锹把铁锹刃抵在稻草的中央位置,然后用力下压。

    随着力量的加大,铁锹插入沙子里,铁锹刃下的稻草也被生生地插进沙子里。

    待江宇感觉深浅差不多了,就把铁锹抽了出来。

    这样那几根稻草因为中间受外力的挤压插进了沙子里,稻草的尾部和头部就翘了起来,矗立在沙子上。

    汪文标不明白江宇在干什么,只是在一边儿看。

    江宇紧贴着刚才是那一绺稻草又插进沙子一绺草。

    如此反复几分钟后,江宇就用这一捆稻草在沙漠上搭了两个紧挨在一起,大约七十厘米乘七十厘米的方格子,

    “看清楚这些方格子是怎么形成的了吗?”

    “你这是啥意思?你看我像白痴吗?连这个我都看不清楚,那我还活着干什么?你弄这格子干什么?”

    “固沙!”

    “用它固沙?这是不是有点儿扯了?以前那么大一片胡杨林都阻挡不住风沙,你弄这么几根稻草就要阻挡风沙?”

    “你不信?沙漠里沙子危害性最大的就是流沙, 沙子流动起来,什么都能给你埋起来,我们要想修路就的栽树,要想栽树就得治沙,而要治沙必须得先固沙,就是这套流程。”

    这套流程可是上一世亿力公司用血和泪总结出来的。

    “而这个草方格就是固沙的利器,不过这两个草方格确实不好干什么,数量太少了,但要是这草方格多了呢?比如这一片沙漠我全部弄成这样的草方格,沙子还往哪里跑?”

    “就这么十几公分高的稻草能挡住沙子。”

    “我说能就能!”

    这个方法被经过千万次的证明,是最行之有效也是成本最低的固沙方法。

    没理由到江宇手里就不好使了。

    上一世,亿力集体最开始用这种方格固沙的材料是树枝条,这可比稻草的成本高多了。

    “这些草方格不但能固沙,在里面还可以种东西。”

    “种东西?种什么?”

    “种草!就是你们这沙漠里比较常见的甘草。”

    甘草在沙漠里确实常见,还能挖出来卖钱,这里的牧民都知道。

    “你知道种一颗甘草能治理和改造多少沙漠吗?”

    “甘草能治理和改造沙漠?”

    “你看!你这种生长在沙漠里的人,哪怕天天能看到甘草,你对它也没什么了解,我告诉你!一颗甘草能治理和改造三到五平方米的沙漠,而且甘草还是一种药材,你如果把甘草种成规模了,将来你卖药材就是一笔很大的收入。”

    汪文标有点儿听傻了:“这是真的?一颗甘草能改造3~5㎡的沙漠?”

    “你觉得我会忽悠你吗?”

    “可是我现在还是非常怀疑这草方格能不能固沙?”

    “反正你们这里风沙大,现在没有,说不定一会儿就来了,咱们在这里坐着等一会儿,等风沙来了现场实验不就知道了吗。”

    江宇这话说完都没超过十分钟,平地一阵风起,风沙就开始肆虐起来。

    汪文标就爬在那两个草方格前,看风从草方格间吹过。

    “哎!可就是啊,风沙全部被稻草挡住了,好像真的管用。”

    “不是好像管用,是非常管用。”

    汪文标兴奋了,在沙漠里生长的人自然明白,沙子只要不流动了意味着什么。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